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兰斯8外传:弑神者VS鬼畜王】(42)【作者:seedfreedom】
【兰斯8外传:弑神者VS鬼畜王】(42)【作者:seedfreedom】
字数:1509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第42章、引导者的传闻

  话说我在和帕斯特尔达成和解之后,卡拉村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,然而……故事却还没有结束,隐藏在黑暗中的邪恶势力,正打算要蠢蠢欲动,再加上AL教的法王测试也快要结束,究竟谁会成为新任的法王?大陆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这件事。

  某一天,当我们在吃早餐的时候,库鲁库从信箱里收到一封信,这是来自AL教会本部的会议通知,身为四大主教之一的库鲁库是必需出席这一次的会议。
  「赛利卡,我今天有事情要外出一趟。」

  「喔?是AL教会的事情吗?你要去哪里呢?」

  「卡伊兹。」

  「卡伊兹……啊!是川中岛吧?AL教会的本部。」

  「是的!因为有重要的会议,所以我非去不可!」

  「这样啊……那刚好我们也陪你一起去吧!」

  「咦?」

  库鲁库一听有些惊讶的说道:「为什么赛利卡要去那边呢?你明明没有在信AL教。」

  「就算没有信教,但也能去观光嘛!」我轻松的说道。

  「嗯……好吧!那我们吃完早餐后就出发吧!」

  於是,我和库鲁库还有铃女,便在吃完早餐后就出发前往川中岛。

  川中岛位於自由都市和赛斯的中间,是大陆水资源最丰富的地方,由於岛四面环水,所以被称之为川中岛,再加上又是AL教本部的所在地,所以也是知名的观光景点。

  我们一行人搭上由哈尼驾驶的小船,顺着水路往卡伊兹的方向前进,一路上库鲁库负责指引方向,铃女靠在船边看着风景,而我则坐在椅子上,悠闲的喝着饮料,享受着这一次的旅行。

  在坐了一个小时的船后,我们终於来到了卡伊兹。

  卡伊兹是AL教本部所在的宗教都市,自古以来,前往这座圣地进行巡礼的AL教信徒们非常的多,最终发展成不亚於主要国家首都的城市,同时也被人们称为「最接近神」的城市。

  卡伊兹在政治上不受其它国家的干涉,是一座独立的城市,对外都保持着中立的态度。

  「哇!有好多人喔!」

  「真的是非常热闹是也!」

  「赛利卡,因为我还有事,所以……」

  「可以啊!你先去忙你的吧!记得要在下午五点前来港口跟我们会合喔!」
  「我知道了!」

  在跟我们分开之后,库鲁库赶紧朝着AL教本部的方向走去。

  我跟铃女就在街上闲逛,到各个礼品店去看看,不时还会听到信徒们在谈论着法王测试的事。

  「法王测试就快要进入最终阶段了!」

  「果然还是托塔斯主教比较适合担任法王!」

  「不不不!依我看这一次是安罗恩主教比较有机会!」

  听着信徒们的对话,我忍不住的笑了一声,对熟知兰斯系列剧情的我来说,谁会成为新一任的法王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事,如果有人拿这件事开赌盘的话,那我一定是赢得最多赌金的那个人!

  就在我们悠闲观光的时候,AL教的四大主教们正聚集在AL教会本部的地底下,也就是女神的房间里开会。

  这里是AL教本部中最重要,也是最神圣的场所,一般人如果没有获得允许的话是严格禁止进入的。

  四大主教是AL教中地位仅次於法王的人物,分别是奥兹?托塔斯、米?罗德里克、罗雷?安罗恩,以及库鲁库?莫福斯。

  18。jpg奥兹在第15章的时候有出场过,他平时总是带着和善的微笑,无论对方是谁他都会用很亲切的态度来对待,在信徒们的心中威望很高,也被称为下一任法王的最佳人选。

  但事实上奥兹是个老奸巨猾的人物,不但黑白两道通吃,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,但因为掩饰的工作做的很好,所以目前还没有被人抓到把炳。

  米是AL教的忠诚信徒,他比谁都敬爱着爱丽丝女神,甚至还随身携带着她的手办,经常在各个迷宫中闯荡,把途中遇到的陷阱和怪物当作是女神给予他的试炼。

  米在兰斯系列的出场率很高,分别在1代重制版、3代重制版、8代和最终作的10代中登场,他每一次出现都会给兰斯一行人进行治疗和祝福,而他也随着剧情发展身份和地位都越来越高,而他的女神手办也越来越精緻.

  但相对的,米的头发也变得越来越少,跟一拳超人一样,他也是达到了「我的头秃了,但也变强了!」境界的人。

  ランス10_ 20180404_ 230024。bmp值得一提的是,米同时也是等级神薇莉丝的男朋友,但这也只是薇莉丝在单相思罢了,米整颗心都在爱丽丝女神的身上,根本无心处理别的事情。

  而后来薇莉丝成为了等级神,失去了人类时期大部分的记忆,当然也忘了自已曾喜欢上米的这件事。

  罗雷是历代主教中最资深,也是年龄最大的人,今年他已经166岁,本来早就应该要进棺材的他,靠着想要成为法王的执念,拚了命的活到了现在。
  但是他的身体也因为衰老而不能自由行动,目前是坐在轮椅上,靠着生命为持装置过活,生活起居都由他身边的两个女子怪物来照顾。

  从60岁成为主教以来,罗雷已经失败了三次,而这一次是他第四次挑战,面对这一次的测试,罗雷想要获胜的决心比谁都要强烈!

  库鲁库是四大主教中最不起眼,同时也是唯一的女性,她对法王的位子并不感兴趣,她认为自已只要做好AL教的工作就可以了,平时帮忙处理教会的事情,或到迷宫里回收平衡破坏者。

  库鲁库作为这一次测试的大黑马,除了平时低调的行事作风之外,她还有一个特别的身份,那就是前任法王的独生女,虽然测试不会因为这样而有什么加分的效果,但不免还是会遭到他人的猜忌。

  在前任法王死后,现在AL教是由这四名主教来支撑着,而这四个人日后会从中选出一位来担任新的法王,至於会是谁继承这个位子?那就要看爱丽丝女神的决定了。

  当所有人都到齐之后,主教们的会议便开始了,通常都是由奥兹来担任主席,只见他开口说道:「各位,在会议开始之前,我就再多叮咛一次!这一次的会议跟平常一样,在没有法王时的议题就综合我们四人全体的意见来决定,如果无法达成全体一致同意的话,那么这项议题就不算成立。」

  其它三人听完后都点点头,奥兹接着说道:「那么……本次的会议现在开始,首先是关於传教的完成度,跟往常一样……没有太多的变化。」

  「那……那都是JAPAN那边……的问题……」

  罗雷发出着沙哑的声音,听起来就像是压着嗓子在说话一样。

  奥兹赞同的说道:「确实如此呢!大陆这边传教几乎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在JAPAN那边却连5% 都不到,这说不上是一个很好的数字。」

  这时米说道:「那是因为JAPAN那边有天志教的缘故吧?所以大家才不愿意信AL教。」

  「颗呵呵呵……什么天志教……真是愚蠢!那种来路不明的宗教有什么好信的!再这样下去的话……JAPAN要达到和大陆一样的传教率,那可就需要100年,甚至是200年的时间啊!」罗雷嘲讽的说道。

  「嗯……那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吗?」米问道。

  「当然有!」

  这时奥兹狡滑的说道:「只要在JAPAN那边传播黑死病就行了!」
  「什么?!」

  「颗颗颗……原来如此……原来如此……JAPAN那边还没有发生过黑死病传染,所以也没有应对措施,如果真的发生的话……那么损失一定很大!颗颗颗……我还真是期待成果呢!」

  「就是这样……等到黑死病造成JAPAN那边严重的传染之后,我们AL教再带着解药来给他们,让他们理解这是女神赐与他们的奇迹!到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改信AL教的!」

  「好好好……这样我们也能让桥那边的猴子们见识一下我们AL教的伟大了!哈哈哈!」

  听着两人的对话,库鲁库感到不寒而栗,而米则一脸惊讶,因为他没有想到奥兹跟罗雷居然有如此邪恶的想法。

  「那么来进行表决吧!赞成的人请举手!」

  结果只有奥兹跟罗雷举手而已,这时库鲁库说道:「我反对!」

  「喔?你为什么要反对呢?莫福斯。」

  奥兹虽然面带着微笑,但他其实心里很不高兴,不过……他就是能做到这种喜怒不形於色的工夫,让人难以察觉他心里的真正想法。

  库鲁库说道:「虽然JAPAN那边是异教徒的土地,但是传播会死很多人的疾病,这不是侍奉神的人应该做的事情!」

  「对!没错!而且……那个人也会很不高兴的!要是让他知道这件事的起因的话,恐怕……」库鲁库担心的想着。

  「喔?」

  对於库鲁库的说词,奥兹发出了一声感叹,而罗雷则大声的怒道:「你说什么?真是太失礼了!莫福斯,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们岂不是不能把伟大的AL教给传达过去了,不是吗?」

  「这个……」

  「我也反对!」

  这时米也开口说话了,看到又有人反对,罗雷更生气的说道:「什么?咳……咳……罗德里克……连你这傢伙也……」

  「请问你的理由是什么呢?罗德里克主教。」奥兹问道。

  「因为我觉得爱丽丝女神大人不会因此而感到高兴的!在我心中就是这个样子!」

  「切!这个爱丽丝变态狂!」罗雷小声的说道。

  奥兹先是沉默了一下,然后微笑的说道:「说的也是……我们确实不能违背神的指意,那既然这样的话,这项议题就算不成立了!」

  听到奥兹这么说,库鲁库松了一口气,但也流了一身冷汗。

  之后会议持续的进行着,除了偶尔对比较离谱的议题表示反对意见之外,其它的库鲁库都表示赞成。

  两个小时后,这一次的会议总算是结束了。

  奥兹说道:「那么……这一次的会议就到此结束了,另外……再提醒各位一句,那就是法王测试也快到尾声了,还请各位努力完成各自指定的任务,无论最后是谁成为了法王,其它的人都必需要支持他,大家都要为了AL教竭尽全力!」
  「切!奥兹这傢伙……已经完全把自已当成法王来看待了!」听到奥兹用一种类似领导人的语气说话,罗雷有些不满的心想。

  「喔!这是当然的啰!为了AL教,也为了爱丽丝女神大人!我也要以各位主教为榜样,更进一步的磨练自已!」

  米用洪亮的声音大声的喊道,展现出内心的斗志。

  看到这个情形,库鲁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米疑惑的问道:「嗯?你怎么啦?莫福斯主教。」

  「没事……我只是觉得你说的话很有道理,罗德里克主教真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信徒!」

  「哈哈哈!莫福斯主教你太过奖了!我还差的远呢!」

  「是吗?啊!我还有同伴在等我,那么……先告辞啰!」

  「你已经要走了吗?那么我们下次见!」

  「好的!失礼了!」

  「回去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喔!莫福斯。」

  库鲁库无视了奥兹的关心,直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
  「哼……」

  看到库鲁库直接无视自已,奥兹发出了无奈的叹息声。

  「那么我也该告辞了!保重了!两位。」

  米话一说完也跟着离去,最后整个房间就只剩下奥兹和罗雷两个人而已。
  罗雷不削的说道:「呜呜……不顺眼……不顺眼……特别是莫福斯小姑娘几乎反对了所有的议题!」

  「确实呢……今天几乎没有决定什么大事。」奥兹附合的说道。

  「哼!果然啊……让女人成为法王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错误!前两代的法王也是女人啊!」

  「啊啊……你是说那个人是吧?」

  「哼!才当了两个月就行踪不明了……要消失的话……那当初还不如把法王的位子让给我呢!」罗雷忿忿不平的说道。

  「算了啦!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,反正现在法王测试都还在进行着,谁都有机会坐上这个位子,大家互相加油吧!」

  「你这个笑里藏刀的傢伙!」

  「哪里的话……」

  「哼!」

  罗雷在哼了一声之后,便在女子怪物们的服侍下慢慢的离开了。

 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奥兹继续微笑着,但是心里却在思考着某件事。

  另一方面,当库鲁库跟我们会合的时候,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。

  我说道:「喔!你终於回来啦!」

  「抱歉!等很久了吗?」

  「是稍微久了点,但是无所谓!会议还顺利吗?」

  「很顺利!对了,这是AL馒头,算是这里的特产,有兴趣的话就拿去吃吧!」
  「嗯!真的是非常的好吃是也!」铃女讚叹的说道。

  「好了!我们也该回去了!船家,麻烦你了!」

  「好的!那么请大家坐稳啰!哈尼吼?!」

  於是我们一行人便起程返回罗格雷斯城,结束了这一次的旅行。

  几天后,我和库鲁库正在办公室讨论着重要的事情。

  「库鲁库,听说最近有很多污染人类在大陆各地闹事,你们AL教那边有什么消息吗?」

  库鲁库说道:「关於这一点,目前我们只知道这是由一个叫引导者的组织所造成的问题,简单来说,他们是一群思想极为危险的邪恶组织,他们总是说要拯救这个世界上所有绝望的人们、打破这个错误的世界之类的话。」

  「另外他们都会发给成员们一个黑色的护腕,让他们的心灵堕入黑暗之中,这个护腕他们称之为魂之枷锁。」

  「目前我们AL教也进行了应对措施,除了宣导人们远离引导者组织之外,还组织讨伐队来对付引导者,同时还要进行黑色护腕的回收工作,只要拿一个护腕交给AL教会,就可以得到一枚AL教的银币。」(银币可以当作强化道具来使用。)

  「喔?这个听起来还挺不错的嘛!」

  这时我心想:「跟我所知道的情报差不多,看来目前只能先等事情发生后再做打算了,不知道基斯公会那边有没有相关的任务,待会儿再去问问看好了。」
  隔天,基斯主动联络我,表示他这边接到了有关引导者的相关任务。

  於是,我和库鲁库便到基斯公会一趟,听取更详细的说明。

  基斯说道:「这一次的任务是关於一个叫绝望集团的组织,他们集结了一群心理有问题的人,听说现在已经有将近1000人的成员了。」

  「喔?人还挺多的嘛!」

  「从情报上来看,这个绝望集团确实跟引导者有所关联,似乎是引导者从背后操控着他们,另外他们也有很多那个黑色护腕,可见问题确实是非常严重!」
  「我知道了!这件事就交给我们来办吧!」

  於是我便带着库鲁库、铃女、伊吉斯,以及库雷因,前往绝望集团的地下基地。

  「这个洞穴就是绝望集团的地下基地吧?大家做好准备之后就进去吧!」
  「咦?赛利卡你看那边!」

  众人顺着铃女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群AL教的骑士们正往这个方向走来,而带头的人是四大主教之一的奥兹。

  AL教的骑士们一看到我们,便生气的说道:「喂!你们这些人来这里做什么?」

  「我们……」

  「这里是受到引导者影响的愚蠢人们所盘据的地下基地!」

  「这个我知道,但是……」

  「从现在开始,正是AL教的托塔斯主教要与神的敌人们一决胜负的时刻,你们这些平民还不赶快退下!」

  看到这帮傻子如此的羞辱我,我简直快要被气到想拔剑砍人了,虽然我穿的不是很高贵,但我好歹也是一城之主,居然说我只是个平民,你们这帮龟孙子还真是有眼无珠啊!

  「哎呀!这不是莫福斯吗?」

  这时奥兹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,库鲁库并没有理他,奥兹转过身来对着骑士们说道:「诸位失礼了!还请稍微退后一点!」

  「是!」

  骑士们听话的往后退了一步,从动作上来看,不但很迅速,也很整齐,虽然讲的话很令人火大,但也不愧为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。

  奥兹说道:「莫福斯,我想你应该也是听说了有关绝望集团的事情吧?我并没有要独占这份功劳的打算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很欢迎你来帮忙!」

  虽然奥兹对着库鲁库露出了亲切的笑容,但是库鲁库并没有理他,只是自顾自的往洞穴里走去。

  「喂!等一下!库鲁库,不要擅自就走啊!」

  我们一行人赶紧跟在库鲁库的后面,看到库鲁库如此冷漠的反应,奥兹虽然觉得有点无奈,但是他现在可没有空管这些,他在对骑士们下达命令之后,骑士们便开始展开行动。

  走进洞穴之后,里面的空间比想像中的还要宽敞许多,看来可以容纳数百个人。

  我说道:「库鲁库,先等一下!你有点走太快了!」

  「抱歉!我只是……」

  「你不需要道歉啦!对了,那个男性排除戒指你有戴在手上吗?」

  「有啊!在这里。」

  库鲁库把戴着戒指的那只手举起来让我看看。

  我说道:「有戴着就好!那个大叔一直在用很下流的眼神看着你呢!真是噁心死了!」

  「赛利卡……」

  「总而言之,你已经是本大爷的女人了!我绝对不允许有人对你产生什么非分之想!就算他是AL的主教也一样!」

  「是的!我下次会多注意一点!」

  听到我这么说,库鲁库觉得心头一暖,虽然她还不是很懂这种感情,但是这让她觉得心里很舒服。

  「好了!话说的有点多了,那么各位该开始探索了!」

  「是!」

  於是我们一行人便开始了探索行动。

  在走了一段路之后,突然间,伊吉斯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激动的喊道:「赛利卡,小心右边!」

  「喝啊啊啊啊!!!」

  这时有一个男人拿着小刀朝着我冲了过来,但是他刺杀的技术实在是太烂了!我不但轻松的闪避了他的攻击,甚至还用脚将他给绊倒了。

  「呜啊!」

  那个男人跌了个狗吃屎,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。

  伊吉斯担心的问道:「赛利卡,你没有受伤吧?」

  「放心我没事!对了,这个人怎么样了?」

  那个男人在摔倒在地上之后,就完全没有了反应,整个人一动也不动的。
  铃女问道:「他是怎么了?难倒是死了吗?」

  「怎么可能啊!我只是将他给绊倒了而已。」

  「不行啊……」

  「咦?你在说什么?大声一点!」

  「我…我真是太没用了!连杀个人都做不到!唉??我还真是个什么事情都做不到的废物!」

  男人突然开始自暴自弃起来,看起来十分的诡异。

  「这傢伙在搞什么啊?怪里怪气的!」

  这时男人抬起头来说道:「什么啊……你想杀的话就杀啊!我会怨恨你!一直怨恨着你们的!」

  我拔出剑来说道:「真是愚蠢!我可以杀了他吗?」

  「先等一下!」

  这时库鲁库从背包里拿出了污染测量仪,也就是用来测量人类的污染率的仪器。

  经过量测之后,这个男人的污染率显示为65%.

  库鲁库说道:「才65% 而已,这种程度还不能放弃!」

  「咦?」

  众人一听都一脸疑惑,这时库鲁库开始为男人进行心里辅导,只见库鲁库充满正能量的说道:「你不可以窝在这种黑暗的地方不出去!人不到外面去晒晒太阳的话是不行的!」

  「咦?这个……我……」

  看到库鲁库在那边说教,似乎还要讲很久的样子,我们其它人就各自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。

  大约十分钟之后,库鲁库问道:「怎么样?心情好一点了吗?」

  「是…是的!真的是非常感谢你!我…我总觉得稍微有一种醒悟过来的感觉!」
  「是吗?」

  「虽然我还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做才好?但是我愿意去试试看!」

  「很好!那么请多加油吧!」

  「是的!那么我这就告辞啰!」

  男人在向库鲁库低头道谢之后,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我问道:「那傢伙重新振作起来了吗?」

  「是的!」

  「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无可救药的程度,但是……要拯救所有的人是不可能的!」

  「这个我知道!但是……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!」

  「说的也是,好了!我们继续前进吧!」

  在走了一段路之后,我们看到了地上倒着两名少女。

  我赶紧上前查看,叫道:「喂!你们没事吧?」

  然而,这两名少女早就失去了呼吸、心跳,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。

  「可恶!已经死了吗?」

  这时铃女说道:「赛利卡,这里有一封信留下了来是也!」

  我将信打开来看,只见上面写着:「这个世界充满着绝望,我要和加奈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!」

  库鲁库说道:「看来她们两个是已经绝望到不再抱着任何的希望,所以就决定自杀了吧?」

  「真是可恶!该死的绝望集团!」

  「赛利卡,看来这里的情况确实是很严重!我们的动作要再快一点才行!」
  「说的也是。」

  於是我们又继续往前走,来到了地下二楼。

  这时有一个表情阴暗的男子,茫然无知的坐在地上。

  「喂!你也是绝望集团的一员吗?」

  对於我的提问,男子并没有回答,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而已。

  我又再大声的喊道:「喂!你有在听我说话吗?」

  「啊……啊!有…有人啊!」

  这时男子才回过神来,说道:「你们是想加入这个组织吗?那么只要随便待在这附近就行了,其实……什么事情都不做……也没有关系……」

  「你在说什么啊?话说回来,你们这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到底是要做什么?又能得到什么好处?」

  男人淡淡的说道:「好处?没有那种东西……我们什么都不做……只是把身体交给绝望……仅此而已……」

  「啊?只是把身体交给绝望,这样一点都不会快乐吧是也?」铃女说道。
  「快乐?那是什么?哈哈……我已经完全忘了呢!不过……即使如此……也只有像这样在绝望中过活,我才能够确实的感觉到自已还活着……」

  男子话一说完就又继续沉默下去。

  我见状便将他手上的黑色护腕给拿了下来,虽然这个人应该已经没有救了,但是这个护腕却有回收的必要性,毕竟不能再让别人拿它来做坏事了!

  之后,我们又继续往前面走。

  这时库雷因说道:「赛利卡,你快看那边!」

  只见洞穴的角落里放置了许多的大木桶。

  「这里面装了什么啊?呜??好臭喔!」

  铃女被呛得赶紧将木桶的盖子给回去,并露出了十分难受的表情。

  库鲁库说道:「这些是会燃烧的水,因为是危险物品,一般是不会像这样堆积在一边的。」

  「那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呢?」伊吉斯问道。

  「喂!你们几个快点从那里离开!」

  这时有几名AL教的骑士们走了过来,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抱着一个大木桶。
  「喂!是你们把这些东西堆放在这里的吗?」

  「啊!是啊!」

  「你们是打算要做什么?放置这么多易燃物是很危险的!」

  「这个谁知道呢?我们也只是遵从上级的命令而已!」

  「总而言之,这里很危险!你们几个马上离开吧!」

  骑士们话一说完,便转身离去。

  我们一行人也继续往下探索,刚好看到前方有一座楼梯,但是却被AL教的骑士们给挡了下来。

  「等一下!前面是禁止进入的!」

  「咦?这是为什么是也?」

  「在这个前面我们AL教会已经把绝望集团给逼入了绝境,现在托塔斯主教大人跟其它人,正在和绝望集团的人进行最后的战斗!」

  「一般民众不要来妨碍我们!全都快点离开吧!」

  我们一行人就这样被赶了回去,没办法只好找找看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下去。
  在一阵探索之后,我们发现了一扇门,但是门却被锁上了,无法从外面打开。
  「锁住了吗?铃女,你有办法打开吗?」

  「放心交给我吧是也!」

  铃女从怀里拿出了一根铁丝,把它弯成某种形状,然后伸进钥匙孔看能不能把锁给打开。

  突然间,「喀!」的一声,锁成功的被打开了。

  「太棒了!铃女你还真是厉害!」

  「忍忍!这不算什么是也!」

  「好了!我们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吧?」

  我们一行人走了进去,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排往下的楼梯而已。
  我有些无奈的说道:「还真是让人失望啊!不过算了,反正楼梯也找到了,这样应该就能到楼下去了。」

  於是我们便往楼下走去。

  在探索了一会儿之后,库雷因从隐形的状态中解除,说道:「赛利卡,那边好像有几个可疑人物正在交谈,他们似乎就是绝望集团的干部。」

  「喔?连这种事情都被你给打探到啦!真不愧是库雷因!」

  「这不算什么。」

  「好了!我们赶快过去看看吧!不过要尽量安静一点,千万不能被对方给发现!」

  於是我们偷偷的躲在大石头的后面,只见有五名身穿全罩式铠甲的神秘人正在讨论着事情。

  「喂!我刚才去观察了一下形势,现在AL教他们已经把我们给团团包围了!」
  「因为我们引导者幕后的事情已经暴露了,所以那帮人才想把我们给赶尽杀绝吧?」

  「这种时候该怎么办啊?队长你有什么看法?」

  被称为队长的那个男人用手托着下巴,沉思了一会儿后,说道:「虽然我们和AL教终究是要一战,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,没有办法了……我们只能放弃这里,赶快从密道逃走吧!」

  「嘎哈哈哈!你还真是软弱啊!贝库多兰,只要我们五个人一起出马,那些AL教的窝囊废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!」

  贝库多兰问道:「萨尔贝纳欧特,你是在期望着战斗吗?

  「当然!我本来就对这种偷偷摸摸的勾当感到非常的不满!」

  「话虽如此,但我也不能赞成你的主张!这样做只会造成无意义的伤亡!现在应该要避免这种事情才对!」

  萨尔贝纳欧特反驳的说道:「所以我才说你太软弱了!贝库多兰,就算有伤亡那又怎么样?只要最后赢了就行了!」

  「那我们不就和AL教一样了不是吗?我们可是引导者!绝对不能这个样子!」
  看到两个人快要争吵起来,一旁的赛克纳欧特上前劝道:「好了!好了!你们两个都冷静一点!我们五个人好不容易才聚集在一起,不如就用平时的方法来决定吧!」

  萨尔贝纳欧特有些不悦的说道:「也就是说……要用多数决是吧?」

  「没错!帕尔欧特,你怎么看?」贝库多兰问道。

  一直沉默至今的帕尔欧特,像是在考虑着什么,在沉默了一会儿后,他摇了摇头,表示此时不应该战斗,而是要逃走才对。

  赛克纳欧特高兴的笑道:「哈哈哈!这样就有三个人希望撤退了!」

  萨尔贝纳欧特问道:「那你又是怎么想的呢?空塔欧特。」

  被叫到名字的空塔欧特,像舞台演员一样张开了双臂,说道:「腐烂的剑刃!圣者的困境!毁灭的火焰!尖酸而刻薄!恶意的洞穴!倚靠着铠甲!」

  众人一听只能无奈的摇摇头。

  萨尔贝纳欧特说道:「唉??还是老样子!完全搞不懂他究竟想说什么?」
  贝库多兰说道:「总而言之,事情就这样决定了!看准AL教的空隙,然后从这里逃走吧!」

  「哼!」

  萨尔贝纳欧特不满的「哼!」了一声。

  「喂!你们这些人休想逃走!」

  「什么?!」

  穿铠甲的五个人同时把头转了过去,只见一群冒险者冲到了他们的面前。
  我说道:「刚才你们的对话都被我们给听见了!你们就是绝望集团的幕后黑手吧?」

  这时身为队长的贝库多兰上前说道:「没错!事情就像你说的那样!」
  「你们这些人到底有什么企图?让大家感到绝望,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,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?」

  「这个嘛……让我来告诉你们吧!那些人之所以会感到绝望,确实是受到了我们的影响,但是……在人类的心中植入绝望种子的并不是我们!而是这个世界!我们只是对种子进行培育而已。」

  「也就是说……错的不是你们,而是这个世界啰?」

  「没错!这个世界早已腐烂!我们引导者就是引导人们走向更美好的世界!但是……那些AL教的人却处处与我们为敌,他们不但隐瞒了事实真相!还继续打着神的名义来欺骗世人!」

  「够了!我实在是无法再继续听不下去!赛利卡,我们来收拾他们吧!」库鲁库说道。

  「也好!反正这些人也只会推卸责任而已,说什么错的不是我们,而是这个世界,这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罢了!」

  贝库多兰无奈的说道:「你们不能理解吗?那还真是遗憾啊!」

  「有什么好遗憾的?你们让人感到绝望又不加以开导,这样算什么引导者!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!」

  「喂喂!怎么办啊?还没来得及逃走,就被一群人给拦住了,真是伤脑筋啊!」
  「这还不简单吗?就让我来跟他们打吧!大家趁机赶快逃走就行了!」
  萨尔贝纳欧特走上前来,挡在我们的面前。

  贝库多兰说道:「慢着!萨尔贝纳欧特,我们还在商讨撤退的事情!」
  「没关系啦!贝库多兰,这里就交给我了!你赶快带着大家逃走吧!」
  「那好,这里就拜託你了!还有……愿神忘却你!」

  「嗯!」

  事情决定好后,贝库多兰等人就赶紧撤退,虽然我们想要阻止他们,但是却被萨尔贝纳欧特给拦了下来。

  「你们的对手是我!休想越过这里一步!」

  「真是烦人啊!给我纳命来吧!」

  虽然萨尔贝纳欧特的实力不弱,但终究不是我的对手,在打了十个回合之后,就被我给打倒了。

  「呜啊啊啊?!!!我…我就到此为止了吗?」

  萨尔贝纳欧特整个人倒在地上,大量的鲜血从伤口中流出,原本黑色的铠甲都被染成了红色。

  我把剑收了起来,萨尔贝纳欧特问道:「你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!」

  「我名为赛利卡……赛利卡?希露菲尔,是来自於异世界的弑神者!」
  「赛利卡……原来你就是……那个传闻中的……弑神者吗?」

  「没错!萨尔贝纳欧特,我敬你是条汉子,如果你还有什么遗言想交代的话,不妨和我说说。」

  「咕呼!我……我想看……我衷心钦佩的那位大人……能够走到何处……」
  「那位大人是?」

  「唉??还是算了吧!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话,总有一天……一定能完成大业的!而我……将要回到她的身边去……为此……就算向神祈求原谅……我也在所不惜……什么时候再次……」

  萨尔贝纳欧特在把话给说完之前,就已经断气了。

  我心想:「很抱歉啊!萨尔贝纳欧特,你这个愿望是不可能会实现的!因为这个世界充满着神的恶意!并不是凡人所能违背的!即使是你口中的那位大人也是一样!」

  库鲁库说道:「辛苦你了!赛利卡,这次的战果很丰盛!」

  「不……毕竟我们还是让敌人给逃走了!但是下一次……一定可以把他们全都解决的!」

  「说的没错是也!」铃女附和的说道。

  这时库雷因问道:「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这座洞穴也探索了差不多了,幕后黑手也跑掉了,赛利卡,我们是不是应该撤退了?」

  「这个嘛……库鲁库,你说呢?」

  「在回去之前……我们先看一下那边。」

  众人顺着库鲁库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AL教的骑士们正围在一边,一名身高超过两公尺的巨汉倒在他们的脚边。

  我们走过去的时候,一名骑士说道:「莫福斯主教,您也到了这么深的地方来啦!」

  「是的!这个人是?」

  「他是绝望集团的首领,刚刚才被我们给打倒,另外……其它的成员们也都已经被逮捕,莫福斯主教,这里很危险!还请您尽快离开吧!」

  在洞穴的深处,有不少人被AL教的骑士们给集中在这里,数量大约有100多人,男女老幼通通都有,而且一个个都一脸绝望的样子。

  库鲁库说道:「看来无法战斗的人都被集中在这里,也就是说,能够战斗的人都已经被打倒了?」

  「没错!就是这样!」

  「既然首领已经死了,那我们回去吧!库鲁库。」

  「好吧!那这边就交给你们了!」

  「是的!还请您路上小心!」

  於是我们一行人便离开了洞穴,回到了街道上。

  我伸个懒腰,说道:「呜??哈!真是的?!这一次的工作还真是吃力不讨好!而且还阴森森的!」

  「确实呢!像这种令人不舒服的任务还是少接一点是也!」铃女说道。
  「不过……我们也不能放任那些引导者不管!不然的话,还会有更多受害者出现的!」伊吉斯说道。

  「嗯……咦?你怎么了?库鲁库。」

  「赛利卡,你们快看那边!」

  只见刚才洞穴的方向,正升起浓浓的黑烟。

  我淡淡的说道:「啊!是那个托塔斯大叔在放火了吗?」

  「咦?你怎么会知道赛利卡?」伊吉斯问道。

  「那是一定的!对那些傢伙来说,只要是绝望集团的人,无论他们的污染率有多高,全部都会被视为污染人类,刚才之所以要把他们聚集在一起,也是为了要方便把他们给烧死而已!」

  「这…怎么会呢?那些人之中……应该还有可以拯救的人啊!」

  「就算是这样,托塔斯他们也不会一个个的进行检查,因为那样太浪费时间了,反正也没有别人看到,就直接用一把火给烧了,如果有人问起的话,我想托塔斯那傢伙应该也已经准备好可以脱罪的藉口了。」

  「居然会有这种事……」

  听到我这么说后,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很震惊,而库鲁库更像是心已经死了一样,表情十分黯淡,一个人默默的往城镇的方向走去,我们其它人也跟在后方,头也不回的走着。

  与此同时,绝望集团的洞穴正冒着黑烟和火焰,一旁的AL教的骑士们在整理好队伍之后,便专心的聆听奥兹所说的话。

  「各位,这一次的任务也顺利的完成了!这多亏了大家的功劳!而那些绝望集团的成员们,也都已经被火化!由於他们的污染率已经超标到无法挽回的地步,也因此我才会决定要用火烧的方式来净化他们,当作是神给予他们的慈悲吧!」
  这时骑士团的队长说道:「托塔斯主教,净化已经完成了!」

  「嗯,很好!那么我们就回去吧!」

  「是!全队撤退!」

  在队长的口令下,骑士团整齐的往回去的方向走去。

  这一起的事件就这样落幕了,但是事情可还没有结束,只要引导者还存在的一天,像这样的事件就会不断的再发生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15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